马克思主义如何理解“自我革命”

2024-03-29 | 阅读 : 151 | 下载量 :0 投诉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重要场合提及“自我革命”。如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把“自我革命”作为我们党跳出治乱兴衰历史周期率的第二个答案。在二十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指出,在新时代十年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和理论探索中,我们不断深化对党的自我革命的认识,积累了丰富实践经验,形成了一系列重要理论成果,系统回答了我们党为什么要自我革命、为什么能自我革命、怎样推进自我革命等重大问题。那么,如何从马克思主义层面去理解“自我革命”呢? 

首先,自我革命意味着主体对自我的“辩证否定”。在马克思的文本中,并未使用过“自我革命”概念,但是多次使用“革命”概念,如“政治革命”“社会革命”“哲学革命”“英国革命”“法国革命”“工业革命”等。在这里,马克思主要是从变革、革新、变化的意义上使用“革命”概念。再如,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指出,“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在这里,马克思是从主客体关系,即作为主体的“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变革、反对、改变作为客体的“现存世界”“现存的事物”角度使用“革命”概念。可见,从最一般的意义上来说,“自我革命”就是主体通过一定的方式对“自我”进行变革、革新、反对和改变。如果用哲学术语来说,就是主体对“自我”的“否定”。当然,作为哲学术语的“否定”并不是简单地排斥、否认,而是“否定之否定”。黑格尔也用“辩证法”“扬弃”来表达“否定之否定”过程。他曾以花蕾、花朵和果实三者之间的关系形象地说明了这一过程。花朵开放的时候花蕾消逝,人们会说花蕾是被花朵否定了;当结果的时候,花朵也被果实否定了。这些形式不但彼此不同,并且互相排斥、互不相容。但是,这个否定的过程却使它们同时成为有机统一体的环节,共同构成整体的生命。一朵花从开花到结果的过程,就是一个自我发展、自我否定的过程。同样,不管是人、社会,还是组织,也如花蕾、花朵和果实的关系一样,都是在不断否定中成长、实现螺旋式上升。在此意义上,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是在“辩证否定”自我的意义上展开的。 

其次,自我革命源于主体追求“善”的本质性特征。在西方哲学的传统中,“否定”是指主体能动地打破已有界限、化解实存、实现自身目的、不断超越自我的行动,而且这种能动性不完全源于外界的强制和约束,更重要的是出自主体自身内在的渴望、痛苦和生命冲动。雅各·波墨用“Qual”表示绝对否定性,即自己否定自己的否定者,因而也就是绝对的肯定。在黑格尔那里,主体性与否定性具有同等内涵,黑格尔经常将实体的主体性理解为生命,主体的生命力来自于内在的痛苦有生命的事物可以说是有一种感受痛苦的优先权利。马克思同样将痛苦”作为主体的最重要的特性,“在物质固有的特性中,第一个特性而且是最重要的特性是运动,——不仅是物质的机械的和数学的运动,而且更是物质的冲动、活力、张力,或者用雅科布·伯麦的话来说,是物质的痛苦[Qual。因此,主体具有向善的本能。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就是主体不断追求善、逐步达至善的过程。马克思之所以将无产阶级作为历史的推动力量,同样源于他对作为历史主体的无产阶级具有向善情怀的认识,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在这个意义上理解中国共产党提出的自我革命,可以认为,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是指中国共产党基于自身初心和使命,不断追求自身理想、完善自我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包含党的建设各领域的综合过程。因此,不能简单把自我革命等同于反腐败,反腐败是自我革命的重要内容,但是如果仅仅把自我革命等同于反腐败,则矮化和窄化了自我革命的内涵。从主体的特性来说,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独有的政治品格”“最鲜明的品格”,“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我们党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这是我们党敢于自我革命的勇气之源、底气所在”。总结过去,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成功的基础,“我们党能够……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关键在于我们始终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不放松,在推动社会革命的同时进行彻底的自我革命”。面向未来,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继续成功的要求,“我们要把党建设成为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浪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就必须牢记初心和使命,在新时代把党的自我革命推向深入”。 

最后,自我革命标志着主体对自我的反思。在西方的传统中,“否定性”是“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在《逻辑学》中,黑格尔表达了这种“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内涵:“否定的东西也同样是肯定的;或说,自相矛盾的东西并不消解为零,消解为抽象的无,而是基本上仅仅消解为它的特殊内容的否定;或说,这样一个否定并非全盘否定,而是自行消解的被规定的事情的否定,因而是规定了的否定;于是,在结果中,本质上就包含着结果所从出的东西”。也就是说,“否定”的结果并不是消解主体,而是让主体变得更为强大,“一个新的概念,但比先行的概念更高、更丰富;因为它由于成了先行概念的否定或对立物而变得更丰富了,所以它包含着先行的概念,但又比先行的概念更多一些”。所以,主体自身蕴含着否定自我、进行自我革命的冲动,这种“否定”本身意味着主体对自我的反思。反思的结果就是产生作为肯定的、新的结果,作为在更高层次上向原来的肯定,这是一个“不可遏止的、纯粹的、无求于外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自我革命面向问题,“自我革命关键要有正视问题的自觉和刀刃向内的勇气。现在,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并全面巩固,但全党同志要永葆自我革命精神,增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的政治自觉,决不能滋生已经严到位的厌倦情绪”。同时,中国共产党站在警醒、警惕、未雨绸缪的意义上谈自我革命,“我们要居安思危,时刻警惕我们这个百年大党会不会变得老态龙钟、疾病缠身。对党的历史上走过的弯路、经历的曲折不能健忘失忆,对中外政治史上那些安于现状、死于安乐的深刻教训不能健忘失忆;对自身存在的问题不能反应迟钝,处理动作慢腾腾、软绵绵,最终人亡政息!要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以伟大社会革命促进伟大自我革命”。 

总的来说,中国共产党所提出的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不断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的过程。

作者:李双套

来源:学习时报

阅读量: 151 下载量:0 收藏: 36

分享:

微信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文章排行

        二维码

        1. 微信订阅号

        2.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