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一场遍及东南亚的金融风暴

2024-01-28 | 阅读 : 198 | 下载量 :0 投诉   

20世纪90年代末期,正当很多人期冀着如何迎来一个新世纪、开启一个新千年的时候,一场猝不及防的金融危机悄然而至。亚洲金融危机自1997年爆发后,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迅速从东南亚国家蔓延到东北亚地区,进而波及欧美和拉美等地,深刻影响了全球经济的发展。 

回顾 

这场金融危机,最初是从东南亚国家的货币危机开始的。作为危机最初发生国,泰国在1997年五六月间,因受国际金融投机家深度影响,本国货币泰铢的贬值压力持续增大,尽管政府动用40亿美元干预外汇市场,但无济于事。及至72日,泰国宣布放弃实行多年的钉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转而实行浮动汇率制,其汇率水平完全取决于外汇市场供求。结果,泰铢当天兑换美元的汇率即下降17%,外汇及金融市场一片混乱。 

在此影响下,东南亚国家货币贬值压力骤增。711日,菲律宾继泰国之后,成为东南亚地区第二个实行浮动汇率制的国家,同日马来西亚也宣布实行浮动汇率,两国货币大幅贬值。马来西亚林吉特一度跌至建国40年来的最低点。7月中旬,长期稳定的新加坡元也贬值下跌。8月中旬,印度尼西亚宣布放弃钉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印度尼西亚盾随即大跌。此后,东南亚国家货币危机日益严重,并开始向中国台湾、韩国和日本等地蔓延。 

货币危机扩展到股票市场。8月底,东南亚汇市和股市出现联动暴跌。到9月初,泰国、菲律宾和马来西亚股市跌幅均达三成以上,即便是波动较小的新加坡股市跌幅也达18%。由于货币贬值及股市大跌,投资人损失惨重,资金纷纷撤出亚洲,进而加重了对股市的影响。1027日,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一路狂泻,出现历史最大跌幅,以至交易暂停。在东北亚地区,韩国股市亦大跌,并引发汇市下跌。1117日,韩国宣布放弃维持韩元兑美元汇率在986:1的原则,随着1000元心理大关的突破,韩元汇率在一个月内再跌100%。韩元的大幅贬值,导致韩国短期外债高达1100亿美元,国际信用等级被调低,进而面临外债危机。同期,日本股市持续下跌,证券公司申请破产、银行宣布关门停业等频频发生,这进一步影响到与其经济关联密切的东南亚国家,致使这些国家汇市与股市再度大跌。19981月,印度尼西亚盾跌26%、股市跌12%,新加坡、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等股市也大幅下挫,亚洲金融危机进入新一轮高潮。危机不断扩展蔓延,纽约、伦敦、法兰克福、巴黎和拉美国家也受到影响,股指纷纷下跌,直到国际社会出台诸多挽救措施,金融市场才总体趋于平稳。 

原因 

在金融危机的狂潮下,众多企业破产、数百万人失业,许多人财富蒸发,变得一贫如洗。其间,危机还深刻影响到一些国家的社会稳定以及政局稳定。随着形势的恶化,泰国政府被迫辞职,马来西亚、韩国和日本政界领导人宣布下台,在印度尼西亚则引发了大规模的社会骚乱。 

这场危机的爆发,原因是多方面的。最直接的便是国际金融投机家的炒作。当时,全球金融市场上约有7万亿美元的流资,国际炒家一旦发现哪个国家有利可图,会利用该国政策漏洞等,通过炒作冲击该国货币,以短期内获取暴利。危机最初发生国泰国的情况即如此。20世纪90年代,为了吸引外资,泰国在金融体系尚未健全之前,便于1992年取消了资本市场管制,金融自由化使短期资金流动畅通无阻,为国际炒家攻击泰铢提供了可乘之机。与此同时,包括泰国在内的东南亚国家在力图保持经济高速增长势头下,普遍存在外债结构不合理等问题。这些国家大多实行钉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为了保持这一汇率制度,他们长期动用外汇储备弥补逆差,导致外债增加。在中短期债务较多的情况下,一旦外资流出超过外资流入,且外汇储备不足以弥补时,本国货币贬值便不可避免。多年累积的经济泡沫也被刺破了。由于短期资金大量涌入加之金融监管存在短板,造成资本市场严重失衡,大幅增加的货币供应进入不动产和股市后,推高资产价格的同时,降低了投资人长期投资的热情,并进一步引发短期投机行为和股市炒作,加剧推动了泡沫经济的形成。当金融危机来临,经济泡沫就会瞬时破裂,本国货币大幅贬值,国际资本纷纷外逃,众多银行不良债权沦为坏账呆账。而这些情况的发生,还有着深层国际背景。早在1994年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第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茂物会议)时,与会的多数东盟国家便对个别发达国家提出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存在不同程度的担心。因为贸易自由化更有利于发达国家,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则可能面临更多的经济冲击。尤其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国际竞争更为激烈复杂,当时东南亚许多国家出口替代型的经济模式在金融危机面前便暴露出一定缺陷,如何消除负面影响、防患未然,值得我们研究。 

启示 

这场危机已经过去20多年,今天回顾和反思危机发生的背景、成因以及各方反应,其间诸多经验教训仍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与启迪。 

强化金融监管,做好风险防范。导致危机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金融监管不力。大量热钱涌入东南亚国家的市场,造成危机不断加剧。要从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高度,对经济增长、信贷政策等进行通盘考虑,尤其要加大金融监管的力度。对于引发危机的国际游资问题,保持高度警惕,未雨绸缪,充分做好应对其短期冲击、过度投机的准备。对于潜在的金融风险问题,要提早分析研判,健全有效的金融安全监管体系,维护金融市场的整体稳定。 

坚持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亚洲金融危机中,虚拟经济的过度发展,在带来巨大收益的同时,也造成经济泡沫的无限放大,直至刺破而引发危机。要防范和化解风险,就必须优化产业结构,推动实体经济发展,警惕泡沫经济出现。要积极引导资金脱虚向实,不断夯实实体经济基础,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优质服务和有力保障。只有实体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才能真正增强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在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 

加强宏观调控,提振市场预期。面对金融风暴来袭,必须审时度势、果断决策,及时调整宏观调控政策,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综合运用预算、税收、贴息、减费、投资等手段,拉动经济,战胜困难。要加大宏观调控力度,从现阶段实际出发,把握好调控方向、重点和节奏,适应经济发展需求。特别是要适时调整汇率政策,加大人民币汇率弹性,积极发挥汇率调节对国际收支和宏观经济的“稳定器”作用,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作者:张建军

来源:学习时报

阅读量: 198 下载量:0 收藏: 36

分享:

微信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文章排行

        二维码

        1. 微信订阅号

        2.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