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反常”是正常

2024-04-06 | 阅读 : 2546 | 下载量 :0 投诉   

写出“反常”是正常

刘国昌


  写典型人物是媒体报道的“当家菜”。如何写出“活生生”令人信服的典型人物?也是记者们经常探讨的一个问题。


  其中有一个问题大家研讨得较热烈:写典型人物时一些被认为“反常”的情节能不能写?写了“非典型”一面是否会影响典型人物的形象?


  这是一个有意思、有意义的话题,今天我们就此探讨一番。


  一、这些“反常”能不能写?


  请看两个实例:


  例1:


  湖南日报刊登的《武警警卫班,“韶山第九景”》一文,记述了守护毛泽东主席故居的武警战士群像。这些常年在故居班站岗执勤的战士们,还赢得了“韶山八景”之外“韶山第九景”的美誉。


  在这篇稿子里写了“当初带着崇敬的心情加入故居警卫班的26岁战士吴聪,一度被“白天看游人,晚上看星星”的复杂心境困扰”的细节,对此有人曾觉得:对一个守护毛泽东主席故居的武警战士有这样的想法最好不写。在他们看来,作为守护毛泽东主席故居的武警战士怎能有“白天看游人,晚上看星星”的怨言呢?写出来就“反常”了。


  例2:


  甘肃日报记者谢晓玲在一篇谈采访的文章写道:在采写全国社区党务工作先进个人杨燕时,她向我诉说了初到社区时,工作千头万绪,自己又怀了孕,而其父又偏在此时身患绝症。她挺着大肚子四处奔波,累得筋疲力尽,有时一个人会在办公室里偷偷抹泪。那一年春节,她让社区的工作人员买来八挂鞭炮在新建的办公楼前炸响。别人都捂着耳朵躲开了飞起的鞭炮,她流着泪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她说,让这震天的炮声去去这一年的晦气。


  记者谢晓玲把这个看似并不光辉的细节、场景写进了稿件。稿件刊发后引起了人们的议论:有人觉得,写先进人物写“偷偷抹泪”、写借鞭炮“去去晦气”,这有点“反常”,不写为好。


  在有些人看来,写典型人物不能把这些“反常”也写进去,写进去会有损人物形象。


  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这样写法好,因为真实能使人物形象更立体、鲜活。


  二、被认为是“反常”的现象,其实是正常。


  守护毛泽东主席故居的武警战士,一度被“白天看游人,晚上看星星”的复杂心境困扰;


  社区干部杨燕因工作繁忙,“偷偷抹泪”、想借鞭炮“去去晦气”。


  以上被认为“反常”的现象,其实是人间的正常。


  大家知道,包括典型人物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在人间烟火中长大的”, 都有七情六欲,都有喜怒哀乐。那么,我们在写包括写典型人物在内的人物时,也就要把“人物的本态”如实地写出来。


  就像记者谢晓玲写杨燕那样,既写她在社区辛苦工作的一面,也写她“偷偷抹泪”、写借鞭炮“去去晦气”的情景。这样写出来的人物,会让读者感到所写的人物是“我们当中的一个”,从心理上乐于接受。


  如果我们一写典型人物就把他们写成了“高大全”人物。仪表虽不说是英俊高大,也是仪表堂堂;说起话来套话连连、豪言壮语……那么这样的人物,人们看了反感,心理上抵触,很快就“翻篇”了。


  三、行文时注意自然、稳妥。


  写“反常”是正常,这是一个有益的共识。这就意味着,我们在写典型人物的同时,也可以写出他们的“非典型”一面。但是在具体写作的时候还要注意行文的自然与稳妥。


  “非典型”一面,都包括哪些内容呢?从已经发表的一些新闻作品来看,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1.成长过程中的苦恼。


  2.遇到挫折时的动摇、软弱无助。


  3.当别人不理解时的自暴自弃。


  这些方面都是先进人物成长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没有什么“拿不上桌面”的。如实地写这些反倒能让人感到真实可信。


  当然,我们写这些“非典型”一面的时候,不能机械地罗列。而是要恰到好处地与“典型”一面结合着来写。这样写出来的稿子就比较自然、稳妥。


  著名记者艾丰写了不少人物报道,其中影响较大的如《已是山花烂漫时》一文,写的是早在1956年就坚持“包产到户”的浙江省永嘉县农业书记李云河的事迹。同时艾丰也写了李云河家人、亲戚担忧、阻拦的情形:


  “包产到户”!爱人包于凤在他写的材料上看到这4个字,简直像触了电一样:“你还写什么‘包’呀‘户’呀,你还没有给‘包’害死呀!”她阻拦、流泪。亲戚们也来劝。


  这样的写法,非但没影响李云河的形象,反倒让人觉得真实可信。


  这些有益的经验,值得年轻记者好好学习借鉴。


  (作者为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人民日报海外版原副总编辑,来源:老记说事)

阅读量: 2546 下载量:0 收藏: 36

分享:

微信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文章排行

        二维码

        1. 微信订阅号

        2.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