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山区县产业发展情况的调研报告

2024-03-31 | 阅读 : 241 | 下载量 :3 投诉   

我县是全省26个山区县之一,地处钱江源头,山清水秀,生态优越,为全省生态屏障保护区。在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新征程上,**县乡村产业要以数字平台为支撑,走农业与文化、旅游、工业、商贸融合发展之路,全面推进农业生产、农产品精深加工和“钱江源味道”特色农产品电商销售、文化休闲旅游等乡村全产业链发展,推动农业生产与城市消费、乡村产业与城市市场紧密链接,把城市人流引进来,将乡村的美景、美食输出去,从而形成乡村“人人有事做、家家有收入”的全新态势,为全省促进山区县农村美丽、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城乡共同富裕提供实践案例。

一、认清乡村产业发展面临的新挑战

工业发展面临生态保护的新挑战。一是工业项目选择难。随着我国新发展理念的深入贯彻,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成为衡量工业项目是否可行的首要条件,特别是生态屏障区域,这一方面要求更严。由于地处钱塘江源头,**是全省重要生态保护区域,对新增工业项目的选择,实施“环保一票否决”。因此,工业产业进入门槛更高,项目选择领域大为缩小,环保建设成本更高。同时,现阶段我国工业消费品几乎全部供过于求,加之近几年出口受阻,同质化竞争激烈,产品利润率下降,这对**发展工业提出了新挑战。二是创新人才招引难。在生态保护区,发展无污染、高技术的生态敏感型新兴产业,尤其以电子信息产业等为首选。这类技术密集型产业,需要强大的高端人才团队。**山区的**县,高速公路和高铁等交通设施日益完善,却形成中心城市对山区县人才的虹吸效应,加之生活、教育、医疗等资源两者差距大,山区县招人难、留人更难,不利于支撑高技术生态敏感型产业在山区县落地。

农业振兴面临现实基础的新挑战。一是农业大生产受制于耕地小面积。提高农业生产效率的重要途径是推行机械化耕作。重要基础是耕地要平整、开阔、连片,机耕路通达,水利灌溉、排涝设施完善。**是“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山区,地形坡度大,地块面积小,耕地又多处于家庭耕种状态。受地质条件影响,尚存在土层薄、砂石多等问题,有的可耕地土层仅十几厘米厚,碎石占比较大,地力不佳,无法建成高产水田。这一耕地现实基础与现代农业生产要求形成反差,制约土地流转与集约化、机械化生产。二是农业效益受制产品售价。一个严峻的实现是粮油种植的经济效益低。据调查,**种粮大户一亩田实施水稻与油菜轮作,在取得政府补贴的情况下,扣除成本,全年收益约300元。与此对应的农资价格,如化肥、农药、地膜却持续上升,农业生产成本与产品售价严重不平衡,使农民依靠粮油种植取得增收难度极大。

农产品销售面临设施不全的新挑战。一是缺现代商贸设施,仓储与物流不配套。山区乡村副业生产是农民增收的重要渠道。**生鲜农产品,特别是绿色蔬菜、水果,农家土养禽畜,清水养殖的清水鱼、青蛳等农产品,是广大消费者青睐的绿色食材。但**乡村的冷链仓储与物流配送设施少,且不配套,服务能力明显不足,不利于生鲜农产品的收捕、加工、仓储、配送,缺乏高效、便捷的流通渠道。受限于信息技术人才的缺乏和电商基础设施的不强,产销信息不对称制约电商销售,当期生鲜农产品不能快捷销往市场,优质产品卖不出优价、无法扩大销量。二是缺产业资本投资,投入与回报不相称。现阶段,以粮油种植为主导的农业产出低,依赖财政补贴,农业基本建设投入与回报不相称,制约民间资本投资农业积极性的发挥。特别是农田基本建设几乎都由政府投入,这与山区县级财政严重不足的现实构成逆差,致使农业投资不足的问题长期得不到改善。与此同时,金融扶农与实现需求差距大,农业公司、家庭农场等融资需求因缺少抵押物无法实现,融资难融资贵,严重困扰农业生产与经营。由此造成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特别是农业产业数字化、平台化建设严重滞后,农产品销售的电商渠道亟待开拓。

二、乡村产业振兴需要新思路

在我国完成脱贫攻坚任务、消除绝对贫困后,促进乡村振兴的主攻方向是产业振兴,需要拓展新思路。

从粮油生产向“三次产业”融合发展。全省山区县绝大多数自然生态优越,山水风光优美,农产品优质。要把自然资源优势进一步转化为经济发展优势,必须从注重粮油生产,加快向农业与文化、旅游、工业、商贸等产业融合发展。在坚持“稳粮保供”、捧牢中国人饭碗前提下,把工作重心向非农产业发展。主要是创建产业融合数字平台,培育乡村文化产品,发展田园休闲旅游业,推进农产品精深加工,强化产品沟通渠道,从而构建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乡村产业体系,把更多游客引流进来,把农产品附加值提上去,把生鲜农产品、特产销出去,为农业综合效益提升和农民就业增收拓展道路。

从发展农贸市场向构建数字平台拓展。以往农产品销售,以长途贩销为主,通过市场批发,再到农贸市场,最后到达百姓餐桌。这种模式中介环节多、损耗大,农民得到的实惠少,制约农业综合效益的提升。因此,必须向构建产业数字平台拓展,打通本地生鲜农产品和特产的销售渠道,建立浙皖赣周边区域农产品直销分渠道,形成覆盖面广阔的特色网上商城。同时完善金融助农、检测保农、追踪保质、实时结算、网上培训等功能,用数字化为乡村产业赋能,打造支撑乡村产业融合发展数字平台。

从建设美丽乡村向振兴乡村产业拓展。全省美丽乡村建设成效巨大,基础设施全面升级,改变了乡村“脏乱差”的旧貌,一个现代、小康的新农村在全省大地呈现。在迈向共同富裕的新时代,“三农”工作的重心要从乡村美丽向产业振兴拓展,只有产业振兴,才能支撑乡村全面振兴。当前的重心应是打通商贸流通渠道,以消费带动生产,培育农产品加工、乡村休闲养生旅游、电商直销等产业,扶持乡村民宿、农家餐饮、传统食品与手工艺品加工等适应乡村、有利农民的大众产业,努力把城市人群引流到乡村,把乡村绿色农产品配送到千家万户,以产业紧系城乡一体化。

三、实施乡村产业融合发展的新举措

**乡村产业振兴,要坚持国有资产引导、民营资本主导、乡镇集体参与的混合所有制,加强数字赋能,构建“三次产业”融合发展数字平台,走农文旅工商融合发展之路,实现**农业“产业数字化、经营平台化、平台资本化、投资证券化”的大跨越,形成“投资农业—振兴产业—证券融资—回报股东—再投农业”的螺旋升级闭环,促进乡村产业振兴良性循环。

创建混合所有制经营主体。乡村产业振兴,要充分遵循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主要运用市场手段,创建独立法人组织,承担市场经营的主体责任,挑起振兴乡村产业的重任。要实行国有资产引导、民营资本主导、乡村集体参与的混合所有制,健全现代企业制度,以股份制公司主体推进乡村产业振兴。法人单位承担乡村产业的运营职责,主业是引进农业企业和种粮大户,推动土地流转,进行集约化生产;通过自营或引进经营主体,开展农产品精深加工、农事服务,推进农产品线上销售和线下直销;开发田园旅游、休闲、养生、研学和配套餐饮、民宿等项目,强化运营服务和监管,

促进全产业链融合发展。山区县级财政较弱,没有大资金投资企业,可以将现有一定量的固定资产折价投入,占等量股份,但对重大决策拥有一票否决权,以保障国有资产引导权。民营资本相对控股,行使日常生产经营的自主决策权,承担自负盈亏、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主要职责。乡村集体以一定物业折价入股,占适量股权,分享经营成果,为农民赢得就业以外的股息收益,增加农民收入,走向共同富裕。

创建农业产业融合数字平台。乡村产业振兴,需要搭建产业数字平台,支撑产业融合,打通农产品优质、优价、优量的流通渠道,完成价值变现。在我国加快向信息化时代迈进之时,应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建立产业互联网数字平台,支撑“三次产业”融合发展,贯通生产、加工、流通、消费、监管与服务等产业环节,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然要求。平台突出产业融合,创建本地农产品专营商城和周边区域农产品直销商城,打通电商销售渠道,建立产品拍卖、认养、定制等专栏,配套建设云仓,实施质量追溯制度,将电商销售纳入数字化监管。同时,创建数字化智慧休闲旅游、金融助农、农技服务、农产品加工、职业培训、服务监管等数字分平台。开通乡村产业“一网通”,联通各地职工休养、就餐等专用卡券,实现网上购物、旅游养生等综合服务。汇集线上现金支付流量,形成产业数据资源,推进从数据积累、数据确权到数据交易、数据变现等价值的开发、增值、资本化系统运行,完成乡村产业数字化到数字产业化的跨越,为开发与利用乡村产业数据资源,服务产业创新与升级奠定基础。

推进农文旅工商融合发展。乡村产业振兴,重要基础是要做好建设乡村产业体系大文章,推动粮油种植传统农业,向农业与文化、旅游、工业、商贸融合拓展,构建现代大农业产业体系。发挥**青山与溪水的独特自然资源优势,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扩大耕地面积,改良土壤,完善机耕路、水渠,推进机械化生产,夯实“稳粮保供”基础。挖掘**红色文化、乡村传统优秀文化,与研学基地结合,促进农业与文化融合;推进田园有机造景,通过有效利用坎、堤、坡、渠和边地等不宜耕种地块造景,种植四季不同色彩的草本、木本植物,打造别具风格的田园风光,举办乡村丰收节、民俗节,创建田园休闲、山水养生旅游基地,促进农业与旅游融合;推进农产品精深加工,传承非遗食品和手工艺品生产,开发特色旅游伴手礼,激发“后备箱”经济,提高农产品附加值,增强综合经济效益,促进农业与工业融合;充分利用村集体闲置的学校、厂房、礼堂、知青点等物业和农民住房,引进农家餐饮、乡村民宿、山水养生等经营主体,发展农产品电商直销和实体店展销、农事服务等商贸服务业,促进农业与商贸业融合;依此促进农业产业链延伸,引流旅游人群进村入园,以美景美食留下人、住几日,推动生鲜农产品和特产销出去,为“人人有事做、家家有收入”打好坚实基础。

培育山区农业特色品牌。振兴乡村产业,需要品牌引领。通过区域品牌培育、品牌推广、品牌输出,提升**农产品附加值,做大共富蛋糕。区域品牌培育的关键是生产绿色农产品。**地处钱江源头,水源丰富清澈,生态优越,无污染源,注重有机肥使用,把控好农药残留、化肥使用和添加剂等关键因素,生产出健康、安全、优质的农产品。区域品牌需要特色产品组合。**的特色是在绿色生态环境下,生产出清水鱼、青蛳等特有产品,加工如白腊肉、马金豆腐等特色产品,建设高山绿色果蔬、农家禽蛋等绿色产品生产基地,为区域品牌产品的推广建立强大的供应基地。区域品牌产品的培育,离不开标准制定与实施,通过公司+农户(家庭农场)模式,推进标准化生产,实施质量追溯制度,保障从田间到餐桌的安全。**品牌推广要以“钱江源味道”为主题。通过培育“钱江源味道”标准化供应基地,发展网上“钱江源味道”销售旗舰店,线下“钱江源味道”餐饮店、超市专区、直销菜店,打通团体专供和定制等多种渠道,将“钱江源味道”推广到全省、全国。

构建农业投资回报闭合循环体系。乡村产业振兴,需要大量投资。**是山区县,县级财政弱,仅靠县级国有资金和财政转移支付投资,远远不能满足产业振兴的基本需要,必须建立“投资农业—振兴产业—证券融资—回报股东—再投农业”的螺旋升级闭环体系,构建造血功能。规划农业融合发展建设项目,通过引进中央企业等国有资本,建设高标准农田和文化、旅游、加工业、商贸服务业等开发项目,引进社会民营资本投资,与县级国有资产、乡村集体资产联合,创建股份制运营企业;创建产业融合发展数字平台,打通从农业生产、农产品加工、农产品销售、休闲旅游推广,到招商引资、行业监管、企业管理、员工培训等数据孤岛,设置产品质量认证、云仓储存、质量追溯、结算支付等功能,汇集全产业链现金流量等数据资源,以“产业融合发展与数字化运营”的业态架构和数字金融盈利模式,推进公司证券化上市融资,实现产业经营与资本经营融合。通过上市融资,进一步投资新项目建设,并回报投资股东。国有资本可以在证券化进程中通过股权转让等方式退出,再选择新项目投入,完成投资增值与循环,从而积聚持续推进现代大农业项目创新与建设的力量。

打通多层面助农富民新渠道。乡村产业振兴,目标是农民增收致富。盘活闲置固定资产,以此折价入股经营企业,村集体以此获得股权红利。目前,乡村普遍存在中小学校、村礼堂、厂房、知青点等集体资产,或闲置或利用率很低,将此改造开发为休闲、养生、民宿、餐饮、接待中心等项目用房,可以取得经营效益。创造就业岗位,农民在家门口就业。从种植、养殖到农产品精深加工、销售,从旅游服务到餐饮、民宿、物业服务,创造各类型岗位,可以吸纳各层次村民就业。促进百业兴旺。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农户创办农家乐、民宿等服务业,帮扶有祖传手艺的农户,创办传统食品、手工艺品等特产加工,生产旅游产品、伴手礼,丰富旅游购物,增加农民收入。

总之,山区县振兴乡村产业,应立足本地农业产业基础,顺应新时期发展要求,直面新挑战、拓展新思路、实施新举措,以产业数字平台为支撑,促进山区县乡村走“三次产业”融合发展之路,落实“稳粮保供”要求,提升农产品附加值,引流游客,带动消费,促进农产品、特产销售,开发数据资源,推进数字金融,最终实现企业上市,开创农业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阅读量: 241 下载量:3 收藏: 36

分享:

微信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

    文章排行

        二维码

        1. 微信订阅号

        2. 联系客服